陆花染绛

听不得 (1)

(又名十八个月恋爱计时,现实向)

 

4月7日,廊坊凌晨。Vip宿舍。

行李箱整齐的码在了一起,被亲手收纳了所有的生活痕迹。卜凡躺在下铺的床上望过去,对床已经空了,再不见烟雾缭绕的炼丹装置,更没有那个即便是从一堆衣服里冒出双手也是缠绕着光的蔡徐坤了。

他先他一步,离开这个回忆之地。

上铺的灵超因为哭的太累,已经蜷着身子睡着了。再怎么故作骄傲和倔强,小小年纪第一次体会到社会里金钱与权贵的本色,心里还是有什么地方崩塌了。

那就不要给我希望啊。

是啊,为什么我还会抱着希望。卜凡用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说辞安慰弟弟。他只不过,是想离那个人更近而已。与日日夜夜朝夕相对的时光相比,分别漫长得可怕。

卜凡睡不着,下意识的转着手机。翻来覆去,脑子里有很多穿着制服和练习服的男生跑来跑去,勾肩搭背的穿梭在一个又一个舞台和练习室上……

不能再细想下去了,卜凡记得第一次和蔡徐坤在宿舍顶楼的天台上偷偷接吻的时候,傻了吧唧的问过他,坤儿,你是不是有什么「绝对吸引力」,怎么你出现我就看不见别人了呢

本来挺缱绻的气氛,蔡徐坤一下子被逗笑了,你玩恋与制作人?不是吧你…..有那么一秒,他对自己的眼光产生了怀疑。

不是啊,我们公司的女同事玩这个,我瞄了一眼,这什么玛丽苏设定…..不过我是说真的,艺术来源于生活,我信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蔡徐坤就当他是夸奖了。

 

这种神秘的绝对吸引力,连卜凡跑马灯般的回忆也不放过,想着想着,卜凡嘻哈笑骂的兄弟们都查无此人了,只有蔡徐坤独独的在他脑子里发着光亮。我们初见面是什么样子的?

那就回到最开始的时候?

卜凡没忍住的开了手机,点了《偶像练习生》第一期,插上耳机五味杂陈的看了起来。他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镜头,只是想看看别人,看看他。人生若只如初见,卜凡凡在这个夜里,突然有点矫情。

原来何东东这么喜欢磊子的?小鬼和胡巴的出场港片大佬一样,岳岳你下次再垫个鞋垫吧弟弟已经比你高了….. 突然间,蔡徐坤穿着渔网蓝外套,顶着精致的妆出场了。近景的角度远比他在现场坐在高台上看着要清晰。卜凡仍然不可避免的呼吸一窒,他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和视频上的重合在一起:与生俱来的美。

 

但是等一下,他卜凡什么时候gay里gay气的对老岳说,我都快要爱,爱上他了?!

仿若失忆,还未泛亮的夜也掩不住卜凡的一脸懵逼和懵逼之下的小娇羞。丢人…丢到全民制作人那里了吗。坤儿知道吗?他不知道吧那个时候他还不认识我,距离远也没听见。

等到卜凡狂乱的内心活动结束后,寂静的宿舍内,他望向那个空空的床铺,那么是时候让他知道一下了。

 

他知道蔡徐坤在赛场上哭的不必弟弟好多少,连日的彩排和比赛的压力消耗也大,这个时候肯定睡沉了。但是卜凡等不及,他随手截了图,发了他和蔡徐坤之间的第一条微信。

 

凡:「我快要爱上他了」 .jpg

 

这个恋恋不舍的最后一夜,终于随着卜凡安心的沉入梦里。

日光升起后,又是全新的一天。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