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执镜色(主杏默,微温赤、风月、废锻)

在默苍离看来,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用智谋来解决,只要他想。

奈何天运不可为,凡事也总有个例外二字。

眼前唠唠叨叨甩了一地的锅碗瓢盆扬言这日子没法儿过了的蓝衫医者就是他的例外。

“杏花。。。”苍离停止了拭镜,但依旧轻靠着琉璃树。他无需问,杏花君自然会接着讲下去。他只是表示自己在听。

“苍离啊,我有些累了。”杏花君一改神色,认真的叹息着,隐隐带着一丝不安。而这种情绪通常并不会出现在他的脸上。杏花看着苍离那张绝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再大的怒气也没办法毫无遮拦的发出来,最终脱口而出的是那样苍白无力。他不太想把原因说出口,因为那意味着他幼小的心灵要再一次的经历风霜。

简言之,冥医同志在近期出诊的途中,被一群秀恩爱的闪瞎了眼。先是刚刚从轮椅上转醒但还没什么气力出去作死的神蛊温皇和长住在还珠楼的赤羽信之介。杏花君发誓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乖巧的温皇,他醒来的第一动作就是抓紧赤羽的手,轻声地说“军师大人,我做了好长的梦,梦里有一只漂亮的火红凤凰,只是从来不回头看我,你怎么会在?我是不是还未醒来?”这场面之诡异惊得冥医的织命针都险些掉了。只见赤羽温柔的回握,“你要是再不醒,本军师就真要用东瀛的术法入你的梦了。”

而在苗疆的铁军卫营帐内,冥医仔细的给风逍遥包扎伤口,从剑伤便可看到那剑锋的走势迅疾又瑰丽。“唉,又是月弄的吧?”风逍遥笑笑,算是默认。以风中捉刀的速度这世上能伤他的人并不很多,而这年轻军长的伤,多半都是出自那个时而呆萌时而文青的月。“这点伤没关系,伤到月就不好了。而且每次受伤哦,月都会给我拿来好多坛的风月无边呢,超乖的~”说到这风居然还有点小得意。

就连在黑水城,杏花君都猝不及防的被闪到了。修儒并不适合用织命针,他将织命针和无影金梭结合着设计了新的图纸想交给废苍生帮忙打造,谁知竟引发了废苍生和锻神锋的赌约。约定之期杏花君到黑水城去取,废苍生推测着,“他一定认为我比他慢吧?罢了,他高兴就好。”

。。。。。。

回琉璃树的路上杏花君莫名的就有些难过。他和苍离好像顺理成章的就在一起了。但相比之而言,好像苍离从来没有很明显的表示过喜欢我呢。与那些好友的恩爱比,自己这边怎么总是一头热的样子。这些繁杂的思绪一旦开始团成团的纠结,就很难停止下去。想着想着杏花君渐渐的就有些怒气,于是一回到家门就很不正常的发作了。

    可是再怎么发作,脱口而出的也仅仅是一句“我累了。”他不敢,也不忍心真的对苍离发起脾气来,更何况,这怒气大概源自他的贪心。

    这样俊美又这样绝智的墨家巨子,本该做着经天纬地的大事,却甘愿留在自己这一界郎中身边,想来这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又怎么会奢求太多呢。可是人是不甘于满足的动物,以前忙前忙后甘愿付出的杏花君,渐渐开始奢望苍离爱他。希望苍离也能做些微不足道但却能看出他心里有他的举动。长久的,好像是一个人的独角戏般,所以累了。

    “你生气了。”隐藏的情绪怎么能逃得过他的眼睛。默苍离可是隐藏情绪的高手。

     他怎会听不懂杏花的弦外之意。凉薄如他,平日承受了那么多的暖意,他记得自己所有爱吃的东西,也总是费尽心思熬制不那么苦的药,知他爱拭镜,在市集遇到好看的布也总会买下。

     真的是要皱一皱眉头都会马上把脉的程度。

     只是,一个人独自走了那么多铺满荆棘的路,见过那么多阴暗丑陋的人心,他只学会了如何顾好自己,如何为天下布局,却不知该怎样去关怀一个人。每每尝试,也总会夹着刺的。

     杏花君真的在生气。而他觉得我不把他放在心上。默苍离如此推断着。不过短时间内似乎没有立竿见影的办法。默苍离细思至此,开口道,“杏花。。”

     杏花君还在为自己的心思被苍离看出来了而有些悔意,突然间那抹绿影就由远及近的飘到了自己面前,还没等看清,那张美的不可方物的脸近在眼前,而唇间已尝到了柔软的触感。瞬间,杏花君的脑子里像炸开了烟花般,感到对方的舌尖像猫般的探过来,烟花散落后就直接当机了。这。。这到底是什么节奏啊。唉,大概是自己太愚蠢,那就不要想了。。

这是一个太过纯净又太过缱绻的吻。分开时两人都微微喘了喘气。

    “还生气吗?”默苍离轻声问。杏花君鬼使神差般的下意识摇了摇头。

    “嗯。”默苍离满意的点头,直接又有效。回到琉璃树旁坐下,打算继续拭镜。

而杏花君晕晕乎乎的脑子觉得一切似乎很对。

     诶?不对呀?反应回来的杏花君继续炸毛般的来到苍离面前,怒气满满“我是那么好色的人吗?”越说到后面越底气不足。。他有点怨恨自己,因为接吻的那一瞬,他是真的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自己在忧伤个鬼。

     苍离抬头,揽着杏花君的肩,又啄了下正低头质问的他,开口道“这是我的表达方式。”

看着表情又当机的杏花君又补了一句“看来颇具成效。”终日拭镜的默苍离怎会不知自己的美色,只是他从未想过会有用到的一天,而且,这么好用。

     而杏花君,近来的火气似乎更大了,因为默苍离投怀送抱的越来越频繁和乖巧了。就算是在佯装生气,苍离也会认认真真的安抚着。

     其实真正解决杏花君心病的是,某一天他无意间瞥见了镜子里有一闪而过的蓝影,颇像自己。彼时苍离正衣衫半褪的被杏花君抱在怀里。

问及,苍离答到:这个铜镜颇有灵力,我将术法注入其中,只要你不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便能从中看到你,刚才大致是灵力波动的缘故。

默苍离说的一脸坦然,却惊觉怀抱越来越紧,他侧过头看向杏花君,发现他的眼里隐隐有泪,露出了少有的疑惑的神色。

“苍离啊,你怎么不早和我讲。”杏花君的话语竟带了颤音。心中的那块顽固不化的冰瞬间被那面镜子融成了暖洋。

    一直以为,只有自己一腔热忱的爱他。

    一直以为,自己在他的心里,也就比世人多了那么一点位置。

    一直以为,自己的九十九步走的有些辛苦,而他的那一步对自己来说已是上天的恩赐了。

    又怎曾想,怀中的这个凉薄的冷漠的绝美的人,世人不过一粒沙,却早已满心都是他。

    苍离淡淡的说“我认为没有必要。”

    杏花君只是拥他更紧,笑而不语,嗯,还是让他觉得美色重要好了。

    你还不懂爱人,不过没关系。我懂爱你。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