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绣红尘兮与卿长 (一)

(一) 小闲卿

 

    “嗷呜~”毛绒绒的一团白色,正缩在明绣的脚边低声的呜咽着,时不时的舔舐着已经上过药的前爪。

     明绣抱着臂,低低的叹了声气。这只小麻烦是她前去山涧采药的时候碰到的。彼时这个两百年道行的小狗妖正被一只千年猫妖欺负的不成样子,叫得很是凄惨。她熟稔的化出灵灯,一道燃灯鬼灵将作恶的猫妖击退数丈之外。

    “与青山上岂容你这等妖物放肆!”明绣冷冷道。

     猫妖满不在乎的笑了笑,声音甚是妖娆轻佻:“手执灵灯,奈何眼盲,当真是可笑。”说罢就攻了过来。

     明绣执灯的手紧了紧,并不言语,闻声而动,转瞬反攻。这一次,她没有再给猫妖讲第二句话的机会。

     再坚韧的心性,听到这样的言语,也很难不难过。传闻以灵灯为引,或可见故人。然纵使故人复归,她也终不能见了。所幸,她还能感知光的暖,可暖人心,或许足以。

     或许吧。

     明绣正欲离开,听见那声声呜咽仍未停止,甚至有越来越顽固的趋势,然而这空气中的血腥 之气并不重。“不要装了,念在你受伤,我不与你计较。”向着它栖身的草丛扔了个药瓶,明绣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妖倒是挺会装可怜。

         这回是真的离开了。闲卿的修为损耗的太过严重,师父留下的药已无多少剩余。其中几味是这初春时节才有,明绣这才在此时行至了这处山涧小路。只怕这炼药的速度还赶不上那家伙吃药的速度。明绣闻着一株药草不对,折下来愤愤的想。

        回程的一路上明绣总觉得哪里不对。好像一直有种若隐若无的妖气,但这气息极淡,大抵是一些花花草草的小木精,明绣也没有多在意。

    然而在她回到了家没多久,就发现了问题所在。于是回到了最初的那一幕。

    “离开。”言简意赅,不容置疑。

    “不要……”小狗妖扭动着身躯,竭尽全力的卖萌着。

    “省点力气吧。你忘了我看不见?”明绣后退了一步,远离那只无赖的毛团。

     小狗妖厚着脸皮又蹭了过来。“姐姐是不喜欢妖吗?可是姐姐的身上也有妖气……”

    “哼,要你管。”明绣又退了退,“离开。”难道是闲卿的气息招来了这只东西?“世叔”真是用心良苦不甘寂寞呢。

     小狗妖又不要脸皮的继续凑近明绣,“姐姐目不能视,我可以帮姐姐好多……”

    “你闭嘴。”小狗妖看明绣真的有了怒气,吓得爪子捂在嘴上禁了声。

     这狗妖才两百年的修为,仅能口吐人言,尚不能化为人形。而这原形……作为犬类都太过娇小了,只有人的半臂长。想来也确实没什么害处。闲卿走后,这与青山上倒真的寂寥了很多。

     然而这些皆不是明绣改变决定的原因,只因它无赖的样子颇有几分像那大尾巴狼,明绣有机会达成多年来的一个夙愿。

    “想留下来可以,姐姐给你取个名字可好?”

    小狗妖一听这峰回路转的提议,瞬间期待的摇了摇尾巴,突然意识到姐姐看不见,就嗷呜了两声,“好啊好啊。”

    明绣眉毛一挑,语气欢快。“小闲卿。”

      明绣仍记得第一次见到闲卿的场景。那时刚逢巨变不久,正是她最痛恨妖类的时候。

   “囡囡,这是闲卿。为师的一个好朋友。”顾寒江抚了抚闲卿雪白的毛,柔声跟明绣介绍着。为了以示友好,闲卿还配合的摇了摇尾巴,重伤初愈的他还不能长时间的维持人形。

    彼时七岁的明绣明显还带着憎恨一切妖类的眼神,又碍于师父的情面,只是勉强的哼了声。

    真是有趣的小孩子,明眸皓齿的甚是可爱。只是有点脾气嘛。“小绣儿~”闲卿抬了抬爪,给了一个自认为万分温柔的眼神。然而他不知作为一只狼,温柔的眼神这种东西压根不存在。

    “不要叫我小绣儿。”明绣把头一扭。师父叹着气把小脑袋转了回来。“相信为师,闲卿是个好妖,也曾救过为师一命。”

    听罢明绣的态度稍微缓和了些,试探性的伸手摸了摸闲卿柔软的毛,算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

    于是闲卿愉快的又挑战了明绣:“小绣儿~”

    向来很尊师重道又修养良好的明绣怎么可以与狼妖计较呢,她只是突然间绽放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惹得师父很是欣慰,然而心理已经在默念一百遍“小闲卿”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