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绣红尘兮与卿长 (序)

(序)

细雨微凉,与青山上笼了一层淡淡的水汽。

明绣坐在屋檐下,抬手用指尖触碰着雨滴,一下,一下,似是轻抚少女的思绪。这雨声……倒有几分利落。她喜欢这样的天气,不安静也不喧嚣,听起来一切都生机盎然的刚刚好。

只可惜……她再也看不见这与青山之上的千万种翠色。她再也看不见任何。

良久,明绣收回承雨的手,亦如儿时那般抱着膝,低垂着头,慎重的叹息着,喃喃道:

师父,妖类……不是最信守诺言的么?

也可能,只是个或许吧。

作为一匹本该孤傲的狼,鲜少会和可爱联系在一起。但闲卿,又不是普通的狼。

和昭言踏步在渝州街道,时不时的就会引起一些小孩子欢喜的惊呼声。孩童拉了拉同伴的衣袖,“快看快看,好可爱的狗狗……”

昭言笑了笑,轻声问“闲卿,你都不生气的么。”

“罢了罢了,狼狗不分么…..我早已习惯了。只可惜这世上只有小绣儿觉得我不那么可爱。”

闲卿放出去的纸鹤每次都是兴致昂扬的飞出去,又垂头丧气的飞回来。嗯……大概是小绣儿还在闹别扭。

才过了三个月啊,对于妖族来说不过瞬息之间,闲卿很少有的,感到漫长了起来。漫长到他都快忘了作为一匹本该孤傲的狼,他才不是生来就如此乖巧的。突如其来的烦闷,“嗷呜。”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