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绣红尘兮与卿长(二)

(二)烤山鸡


        “一路小心些,闲卿。”云来石上,与祝敔一战后,众人分别时,明绣如是说。自与越今朝,洛昭言相识后,明绣便鲜少直呼闲卿的名字。“世叔”虽然听着一时爽,然则本是一句玩笑话,小绣儿如此当真,闲卿就不大喜欢了。


       明绣的背影并不单薄,清风拂过她秀长的发,恍惚间闲卿觉得她还是当初那个下山捉妖一派轻松的小绣儿,压抑住他刻意忽略的东西,好像什么都不曾变过。


       就这样默默看着那明媚衣衫远去,渐渐隐入云端。而只有昭言察觉到,这样的注视未免太过漫长。


       “闲卿兄,你真的放心明姑娘一个人吗?”

     

       “小绣儿生性好强,我虽予她妖气助她方便,然而初盲毕竟需要适应的过程,这是她不希望我所见的。”闲卿终收回视线,转身看着昭言,依旧轻快的语气掩住了不曾出口的叹息。


       “所以你才陪我去寻长生之术吗?”不可忽略的失望。


       “所以我才能放心的陪小昭言去寻长生之术啊。”闲卿摸了摸昭言的头,“先陪我去会个朋友可好?她或许知道些线索。”



        身为一只活了千万年的妖类,闲卿看过太多的世人为求长生的狼狈模样。但,他又怎么能忍心去戳破天真的小昭言的幻想呢,只期她或可懂得,人生之义并不在于长短,昙华洛家,昙花虽绽放一瞬,却能让世人铭记永恒。或许洛家的祖辈,早已顿悟。



        路途遥远,闲卿是妖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但昭言却有些饿了。


       “闲卿兄,可否先下至一处村落,我……有些饿了。”虽共过生死,但到底还不是很熟络,昭言有些不好意思的讲。


        “哦?饿啦…..”闲卿环顾了一下下方,他也不知云来石行至了何处,但眼前未见任何村落。“没看到人家,随便停一停,打几个野味,我做与你吃可好?”


       之前入到明绣姑娘的记忆时,昭言听闻闲卿会厨艺,吃惊了半天。但一次也没有机会得见。她笑了笑“如此甚好。”


        云来石停在了一处僻静的树林里。不多时二人便打了山鸡和野兔,还寻了好些果子。闲卿有些嫌弃材料不甚齐全,但还是信手拈来的做了起来。昭言看着他熟练的手法,好像这些事他经常做一样,忍不住问到“以前在与青山,你也常常做饭的吗?”


       闲卿转动着穿过山鸡的树枝,使其均匀的受着火焰的熏烤。“是啊。寒江兄做饭太难吃了。小绣儿被他饿的太瘦啦。我都看不下去了,就接手过来了。”




        与青山上,小小的一堆篝火,围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小绣儿眼睛亮亮的,并不看闲卿,而是一直盯着闲卿手里烤的香气四溢的山鸡。


        闲卿看着小绣儿专注的眼神,温柔的笑了。虽然狼型的他不太能温柔的起来,但是人型的他却做的很成功。俊秀的眉眼弯弯,漂亮的紫色眼瞳融了一一池的碧水春风。可惜小绣儿并没有看到,她仍在专注的盯着山鸡。


        “看来寒江兄真把你饿惨啦,我们再也不吃焦菜叶了好不好?”明绣点点头,多年后,她对菜叶仍怨念深重,坚决离之避之。


        山鸡烤好了,明绣要伸手去拿,但闲卿把山鸡拿远了,并不马上递与明绣。


       于是专注的小绣儿一脸的不高兴。


       “小绣儿还在讨厌我吗?”闲卿问的认真。


       “……”明绣很矛盾,师父说不是所有的妖都是坏的,师父还说闲卿是他的朋友。但那件事太恐怖了,家毁人亡,令她绝望。刚搬来与青山时,每天晚上她都做着大片大片火红色的噩梦,无处逃脱,没有尽头。这种对妖的憎恨并不遵从她的意愿,是深入骨血里的厌恶。


       很多事她都明白,但却……难以做到。


       “对不起……”明绣小小的声音透着悲伤。她是很饿,也想吃山鸡,但她没办法了。


        闲卿看着明绣起身将要离开的身影,忙把山鸡塞到她怀里。


        “小绣儿快吃,我逗你的。”看小绣儿仍是不太开心的样子,闲卿知道自己戳到了她的痛楚。唉,果然还是要慢慢来的啊。


        “我是妖嘛,妖常被人讨厌的,我不介意啊。你快吃,寒江兄出门前交代我要好好照顾你的。我不想被他骂呢。”闲卿故作委屈的抖了抖他刚从头发里竖起来的耳朵。


        明绣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又或许看着闲卿的样子有些可爱。


        她喃喃的讲“可能是所有讨厌里,最轻的那个讨厌。”然后就捧着山鸡飞快的跑回了屋。太小声她以为闲卿不会听到。


        但是闲卿是妖啊,他抖了抖耳朵,那声细微的呢喃,大概是他那段时间听到的最令人愉悦的声音了。



        小绣儿咬了口山鸡,果然很好吃,和焦菜叶有着云泥之别!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