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Survivor——血水之争(金光版)E1-1 选手介绍&赛前采访

(1)


默苍离,墨家现任钜子,身为智者之首,毫无疑问的策略型选手。他的爱人杏花君,人称冥医,阎王见其也要低下头来,礼让三分。

默苍离倚靠在杏花君身上,头也不抬的擦着镜子。


默苍离:原因吗?倒也没什么。太无聊了,我说我想死,杏花说这里有趣一些,我就来了。


杏花君:以前就觉得这样的节目很适合我家苍离,用他的话讲就是好多选手都弥漫着愚蠢的气息。好在这次是两人一起参加,这样我也能顾着他一些,环境太苦了,一个人的话说什么我也不让他参加。


此时默苍离凉凉的撇了一眼杏花君:听说登岸前身上的所有物品都要收回去,三十九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心思。


杏花君也有点恼了:谁让你每天看镜子的时候比看我还多啊。


(2)


神蛊温皇,苗疆第一智者,蛊术剑术双修,天下无双。赤羽信之介,东瀛西剑流军师,曾与温皇是宿敌,如今却执手共结连理。


温皇:温皇向来一诚待人,(轻摇羽扇),是的,我又来作死了。


赤羽:要作死也别拉着我一起,只要你记得赌约便好。


温皇:那是自然,与军师大人论胜负最有趣味了。


赤羽:哼。


(3)


苗疆铁军卫的军长铁骕裘衣与副军长风逍遥皆是苗疆最好的战将。有此二人此番的竞技类部分当可期待。


风逍遥:老大仔逼我来的啦,说好的十坛风月无边!


铁骕裘衣:风逍遥前些日子犯了点军纪,当作惩罚吧,也算是来历练了。


风逍遥有些委屈:也不是什么大事嘛。


铁骕裘衣:唉,一点都没有身为副军长的自觉,这成何体统!


(4)


一位一袭白衣手持羽扇风华绝代,一位粗衣布衫眼中难掩锐利锋芒。锻神锋与废苍生代表着当代铸术的巅峰。


废苍生看着身旁把头扭过去一直不看自己的锻神锋,难得的居然自顾自笑了起来


废苍生:就是看看这家伙跑到这样的孤荒旷野上还能不能风雅的起来。


锻神锋:怎样, 锋海主人行至何处,何处自成锋海。风雅是天生的。


(5)


天才剑者剑无极,东瀛人士,宫本总司之徒。而凤蝶则来自苗疆,传闻有百毒不侵的特殊体质。


剑无极:蝶蝶说我们之前谈恋爱谈的太辛苦,缺少浪漫,所以我就带着蝶蝶来找浪漫来啦。


凤蝶:别乱叫。谁是你的蝶蝶。(说着把环抱着她的剑无极推出去好远)


剑无极:蝶蝶~这样比较亲切喔。


凤蝶:。。。。。。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叫你贱贱?


(6)


史家父子也是本届参加的热门任选。父亲史艳文人称天下第一儒家。长子俏如来虽遁入空门,但已还俗,如今任尚同会盟主。


史艳文:虽然精忠已足够优秀,但艳文希望借此机会让精忠多向各位前辈学习。


俏如来:家父身在魔世的时候就甚爱幸存者。俏如来早知会有今日,唉,做史艳文的儿子好难。。。。。。


(7)


苗疆一代战神藏镜人携着幼女忆无心前来。而忆无心也是本届年纪最小的选手,方满十八。


藏镜人:吾乃万恶的罪魁。这样的场合怎能少得了我呢。


忆无心:爹亲,这样不好啦。我要向你证明光明正大一样可以走到最后。


(8)


甲子名人贴上天下第一狂一直难决胜负。不经怀疑是否黑白郎君和网中人将战场也搬至了此处?


网中人:黑白郎君已经不满足于寻常的战得尽兴了。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那是自然,听闻这里高手颇多,定能让我战的尽兴!


网中人:听闻来此之人多半很有智谋,我担心。。。


黑白郎君:哼!


(9)


唯一来自道域的一组选手。已到耄耋之龄的忘今焉为道域前任辅师,听闻到苗疆任职过一段时间国师,但因常常意见向左而请辞。而忘今焉之女玲珑雪霏则是首次曝光,为下任紫薇星宗宗主热门任选。


玲珑雪霏:家父告老还乡后在家闲不住,一定要跑来这边。对,是跑。


忘今焉:老朽一定要向雪证明为父风采不减当年。这冠军之座,非吾莫属。


(10)


据闻头牌歌姬聆秋露因参赛而让梅香坞的营业额骤减十成之三,而她公布恋情,携手万雪夜择让一众男客心碎不已。


聆秋露:对艺术的追求达到一个瓶颈的时候,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换一个新的视野。


万雪夜:讲真话。(一手揽过聆秋露的腰)


聆秋露:雪夜经常吃醋,我也确实因为工作忽略了她,所以。。。


万雪夜:嗯?


聆秋露:所以要借此宣告我是她的。。。。。。唔。。。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