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绣红尘兮与卿长(三)

三)惊雷夜


        小闲卿不愧是小……闲卿。怎么说呢,这小家伙有些胆小。明绣略有些嫌弃的摸了摸正瑟瑟发抖的小闲卿。“你不是妖么,终日荒郊野外的居然怕打雷?”


        此时窗外电闪雷鸣,雨声铺天盖地的砸向地面。明绣贴着墙壁蹲坐在床上,而小闲卿双爪捂着耳朵就团缩在明绣的脚边,许是觉得这样还不够有安全感,也一点一点的蹭向了墙面,害怕的都没力气讲人话。


        这样的天气也无法让人安然入睡,明绣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小闲卿的毛。又细又软,顺着都能摸出骨骼的形状来,不似闲卿的,厚实浓密又顺滑,带着令人心安的温度,可以把整个人裹在怀里。而小时候明绣遇到这样的天气,也确实都是这样做的。总归是女子,她也并非生来就这么无坚不摧。




        这是小绣儿搬来与青山的第一个雷雨夜,夜降下了最浓重的墨色,密集的雨声让人心悸,闪电伴着惊雷划破长空,带来一瞬又一瞬的亮如白昼。小绣儿害怕的躲在床底,又怕又慌的都掉了泪,本来就是最怕这些的,那些暗夜与光亮又让她想起了那场在夜里燃烧的火,村民们喊嚷嘶喘的声音像极了这场声势浩大的雨。


        小绣儿单薄幼小的身子发着抖,圆圆的小脸满是泪,此刻就连她最崇敬的师父也无法安慰他。顾寒江手足无措的来回踱步,柔声念着“囡囡不怕,囡囡不怕……”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无奈之下,顾寒江站在门边用术法向在山脚歇息尚没被明绣完全接受的闲卿发送了信号。“前几日小绣儿和我闹了点小别扭,寒江兄若是不找我,我还真不敢贸然上来呢。”闲卿到的很快,聪慧如他早就猜到了原由,一进屋门便跟顾寒江玩笑道。


       “哎呀闲卿兄,我是真没办法了。”顾寒江诉苦道。


        闲卿走进明绣的屋子,就看到床底那鹅黄粉嫩的一团,小绣儿双手抱耳的把头都埋进了怀里。“小绣儿~ 小绣儿~ ”闲卿走到床边蹲下来,柔声又欢快的唤道。小绣儿抬头看了看来人,一双大眼睛泪眼汪汪的。闲卿很确定那一刻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望进了他的心里,然而究竟是什么呢?“呀,小绣儿怎么哭了……”闲卿刚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她,她就“咻”的一下又把头低了下去,大概是这么脆弱的一面才不要给那个大尾巴狼看。


        于是闲卿此时的动作就带着那么点尴尬,顾寒江又很恰当的笑了一声。但因为闲卿也瞪了回去,所以顾寒江的笑也带了点尴尬。


        此时一个惊雷炸响,小绣儿嘤嘤的抖了一下,闲卿听到了头和床板碰撞的声音,那叫一个心疼。“小绣儿快出来好不好,床底不是什么好地方的。你看你后面……”闲卿煞有介事的说,趁明绣回头之际,向里面打了两道光。


        小绣儿哪里想到是闲卿搞的鬼,一点一点往外面挪,怎料那两束雀跃的光也慢吞吞的追在她后面,吓得她出来之后一瞬就扑到了闲卿的怀里。闲卿稳妥的接住了她,收了收手臂,更紧的环着她“小绣儿不怕不怕,不信你看?”闲卿把小绣儿向床的方向转了转,小绣儿起初不愿看,后来忍不住好奇,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慢慢转头,她看见刚才追着她的那两束明黄的光歪歪扭扭的立成一个心形,还有因“站立不稳”互相挤压的趋势。小绣儿正望得入神,并没有注意到闲卿在她身后微微摇头,面露不满。她只看到了那两束光又颤抖着继续变化慢慢缠绕成了一朵花。


        此时小绣儿已意识到是术法,本想对闲卿生气,但真的减缓了一些恐惧感,难得的不想怪他了。突然雷声又至,明绣下意识的抱的更紧。“比起闪电,小绣儿更怕雷对吗?”明绣点点头,不讲话。


        闲卿顺了顺明绣的头发,说“那小绣儿不是立志要当捉妖师吗?遇到雷系属性的妖怎么办?”“嗯?”小绣儿抬头望着闲卿,好像猛然才意识到这个问题,表情有点懵懵的。“小绣儿,你要强大起来,强大起来就什么都不会怕了。”闲卿顺着小绣儿的头发,安抚着她。闲卿抱着小绣儿来到了屋门前,天上的闪电像龙蛇一样,轰鸣的雷声依旧震耳“你看它们都远远的在天上,怎么可怖都不会来到你身边的。况且……也是种大气的美啊。”明绣靠在闲卿的胸口,闲卿单手抱着明绣,另一只手拢在明绣的耳朵上隔绝着雷声。小绣儿明明不是很喜欢闲卿的,但此刻呆在他的怀里,觉得无比的安心。明明还是能听到雷声的,却感觉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下来。此刻她专注的看着天上那亮紫的光划破暗沉的夜,一瞬把整个天空都映的明亮。那颜色,和闲卿的头发也很像。


        “那……什么术法是克雷的?明绣此生必当捉妖师。”声音不大却很坚定,闲卿察觉到小绣儿没有那么害怕了。但跟妖踌躇满志的说当捉妖师真的好吗。而且,自己就是雷系的妖啊。


       闲卿微微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他用手指刮了刮小绣儿的名字,不意外的遭到了小绣儿迟钝的躲闪。“五行相克,金与雷同属,火能克金,自然也能克雷了。”


       “那……我就要学火系…….”


       “可是你不是也怕火吗?”“嗯?”闲卿发现没有回音。


        虽然屋外不时因雷电而亮如白昼,但此时夜已深,之前又狠狠哭过,小绣儿早就困乏了,就这样渐渐,渐渐在闲卿的怀里安然睡去。


        闲卿轻轻将她抱至床上,却发现小绣儿仍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松手,试了两次闲卿就放弃了,怕弄醒她,又怕她睡的不舒服,也跟着上床化为了原形,让小绣儿陷在白狼毛茸茸的怀抱里安然睡去。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