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续命(2)

        欲星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床并不大,他的鱼尾需要微微弯曲才勉强放得下。他想试着坐起来,然而很快的就放弃了。伤势太重,即使稍作休整,仍然虚弱的没有丝毫力气。于是他只好垂头丧气的在有限的空间内扫了扫尾巴。

        轻微的动静一下下的,终于惊醒了睡在地上的褐发少年。那人有着好看的眉眼,望着自己喜出望外的样子,又透着些稚气。

       “鱼仔你醒了?太好啦。。”风逍遥见鲛人醒转,连忙爬起来查看伤势,看着被自己处理的乱七八糟的伤口,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没办法,刚抱他回来的时候,仍然持续不断的流血,好像流不尽般,风逍遥慌了,手忙脚乱的把从道域带来的止血的补血的珍稀的药材全都用上了。他想去找大夫的,但一时又不知道该找兽医还是人医。。而且他的手紧紧被鲛人拉着,挣不脱。

        欲星移皱了皱眉头,显然并不满意鱼仔这个称呼,但他并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尤其是在一个道域的人面前。

        人面桃花。。。欲星移看着自己伤处敷上的桃色药膏,那香气他不会认错。某一年老大送给他的谢礼,说此药药引百年花开花谢,乃道域珍藏。欲星移不想深究这少年身上为何会有此药,只是那次事件后,这般年纪的少年不该存于世才对,老大的手段一向严密谨慎。

       “不喜欢吗?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啊鱼仔?”风逍遥看鲛人并不算温柔的神色,向他前倾着身子,微微侧着头,颇为调皮的样子。他又怎能想到,面前这个他满心关切的人,此刻心里想的却是,你怎么没有死?

       也罢,他若死了此时此刻自己血尽而亡就是注定的事了,若是这么算,他欲星移倒欠了老大一份人情。那个怪物的算计,也不知老大有没有命向他讨这人情。

        风逍遥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不单单是长的奇异,他默不作声的样子甚至让风误以为他究竟会不会人言。“对了,我叫风逍遥,公平起见你叫我风仔好啦?”

       褐发少年又不甘心的尝试了一次。

       欲星移看着他毫无遮拦的样子心情大好,许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很久。。。没有碰到如此心思单纯的人了啊。“嗯。。风仔。” 算作对少年这一清早独角戏的回应。

      “诶?你会讲话啊。”风逍遥如释重负,刚刚还担心了好一会儿沟通问题。他正高兴着,却不知床上的人早已乌云密布,海境一代师相居然被人如此质疑。。。。。。真是种莫大的侮辱。不过若非如此搏命的情况,鲛人的真身一向是不会示于人前的。于是欲星移,难得的,善解人意的原谅了少年的无知,也顺手的,给少年出了个难题。

      “风仔,你家有大一点的地方吗?”说着勉强动了动无处施展的鱼尾,再细微的动作也会牵动着密布全身的伤口,欲星移难过的微喘了下。

      “啊。。。你不要乱动。”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个人皱了下眉头,自己也跟着难过起来。“是不是在水里你会舒服些呢?”说着风逍遥走近床边,张开双臂,明显是要抱他起来的意思。

       “你。。。?”欲星移满腹疑惑,难道他又要把自己扔回海边吗?

        “我家附近有个小水塘啦,昨天半夜我已经清理过了,只是不确定你伤的状况。”风逍遥欢快的解释。


       欲星移放下心来,却还是略带犹疑的伸出双臂,环绕着风逍遥,鱼尾是很敏感的地方,又很长,风逍遥要非常小心才不至于让鱼尾落到地上。昨日的欲星移意识全无,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儿的,现在,被一个陌生人这样抱着。。。重伤在身柔柔弱弱的需要全然依靠面前这个人,像个女孩子一样。思至此,欲星移哀怨一声,把头埋的更低了,却嗅到一阵醉人的酒香,海境人不善饮酒,欲星移不习惯这个,只是香气就熏得头有点昏沉了,不免有些埋怨,“年纪这么轻就如此好酒。。”

        风逍遥抱着他一步步尽量走的沉稳,笑着说道“烧酒命,烧酒命。不喝酒会死人的喔。”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