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听不得(5)


似是被无形的力量拨快了时钟的指针。出厂后的卜凡要远比在偶练里忙得多。没有假期、没出国游、没有那么多可以玩的弟弟们,每天睁开眼睛就是工作工作工作。

 

最关键的是他心尖上的小玫瑰不在身边,没意思,没一点意思。入睡前,他盯着床头粉丝送的野兽派蓝玫瑰想。

“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杂志拍摄间隙,工作人员问卜凡。

当然是“一见钟情。”不需要经过中枢神经系统,本能就足以回答了。

 

是什么时候对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实感呢,因为录制《天天向上》第一次以艺人的身份走机场。好多,好多女生,好多粉丝,好多人。黑压压密密麻麻的小脑袋把他围在一起,此起彼伏的表达赞美与爱意。

 

他,宇宙,模特,凡,知道自己穿起西装来能掀起多大的风浪。坤儿你看见了嘛?

 

蔡徐坤当然看见了,远隔重洋,刷着微博,看着微博上那些帅出圈的机场总裁凡,默默的在心里念着你们苏断腿的绝世总攻可是我的人。尽管满世界都是炮姐,但这也无法阻挡他回北京马上就要见到他的卜凡的念头。

 

异国两地,二十多天。念得发苦的时候,怪自己为什么要心动。蔡徐坤在美国训练的时候,再专业的偶像素养也禁不住恍惚走神。麦克老爹的rap1位置换成了富贵,小一班只剩下了他和小鬼。他们时常怀念卜凡,以不同的方式。

 

小鬼这个人真的太有意思了。大概是情人眼里镶滤镜吧。蔡徐坤和小鬼在LA厮混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卜凡在好兄弟的嘴里可以逗成这样。他下意识的表示怀疑。

“哎,那是他在你面前放不开,真的我们都想象不出来他在T台上那高冷劲,脑补不出来,太好笑了哈哈哈哈。”是吗,他每次披貂我都觉得挺男模的啊。高大且帅气。蔡徐坤心里默默的想。结果没过几天,小鬼举着手机在排练室嚷嚷,“你们快看,他太心机了,我们回去机场look不能输!”

 

——————————————

是真的无法掩盖的帅气啊。

“我要回国啦。”

北京草场地的排练室里,卜凡难掩羞耻的禁止弟弟放巴比龙。

“亲爱的,你在哪儿呢,见个面吧。”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