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听不得 (2)

4月8日,天气晴。

日光升起后,又是全新的一天。

四个月以来第一次卸下所有的重担,放肆的睡到日上三竿。蔡徐坤一手揉了下脑袋上的软毛,一手凭借感应摸索着手机,不情不愿的睁了眼,微微的。

微信上有直逼三位数的未读消息,他扫了扫大概都是祝他C位出道,常联系之类的话。他耐着心思一条条看过去,不出所料的找到了那个名字。诶?图片吗?

他点开看见了卜凡少男捧心般的一副姿态,第一期大家初见的时候。

爱上我吗…… 

隔壁的坤妈妈突然听见了自家儿子一连串毫无偶像包袱,不加节制的笑声。如果她此时推开门,还能欣赏到他儿子抱着被子滚两圈的萌态。与昨夜哭得抽抽搭搭的小玫瑰判若两人。

 

昨晚的决赛对他而言残酷又漫长。他提心吊胆,掩藏期盼,最终都没能听到那个让他最挂念的名字。在最后一起准备出道舞台的这段时间里,他和卜凡一直都有隐隐的不安的预感。所以最后一次带妆彩排后,两个人隐蔽在化妆间里的放纵丝毫不加节制。如果从为公演效果的负责角度,这有些过分了,太不敬业。

黑色丝质衬衫的领口被扯到一旁,蔡徐坤攀着卜凡的肩膀,奋力的将柔软的唇贴在他左侧的黑色耳钉上,气息不稳的问,如果…….那我们……?蔡徐坤的唇呵着气息向上,游移到了卜凡的发,新剃的“A”字花纹上。

性感,撩人,A出全厂。这个人,会一直属于他吗。

向来予取予求的卜凡,烦躁的没有答话,只是将蔡徐坤的腰锁得更紧,恨不得碾断他。

 

决赛最后的时间,留给一团又一团的离别。一个拥抱,从此珍重安好。明明擦掉的泪,抱着抱着又哭了。蔡徐坤单枪匹马而来,四个月的朝夕相处里,他认识了很多可爱的人,以及可以爱的人。

最最重要的拥抱,要留在最后。

每次都是卜凡弯下腰来抱他,这次他要用力的踮起脚来,靠近这个内心柔软又坚强的巨人。

卜凡,我不想说再见。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令人心安又温暖的怀抱呢?

卜凡拍了拍他的背,我不在身边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能马马虎虎的知道吗。

哎呀好烦,我怎么又哭了。已经是个大人了啊。

 

蔡徐坤一直觉得卜凡很缺乏身为偶像的营业自觉。

他错了。那个堪比表情包的节目截图,在他眼里被精准翻译成了卜凡凡的情话。

看,我从第一天就,快要爱上你了。

我先喜欢的你啊,你知不知道。

 

小玫瑰笑得很开心,越笑越清醒,彻底不困了。他去ikun那里又盗了张自己的表情包,去了微博水印才发给了卜凡。

坤:「耐撕,兄dei」.jpg

小凡凡早安。

 

 

——————————————————

在今天以前,蔡徐坤一直以为,那是当时坐在他附近的兄弟们的一个玩笑。

他刚落座不久,附近就有几个练习生很八卦的跟他说

你看到了吗,坐在21那个1米92的男生,说要爱上你了。

这个节目这么open的吗?蔡徐坤在三排6号的位置望过去,只能看到一个突兀的后脑勺。那么高的?应该攻攻的吧。

结果第一期节目的末尾,他在那个催泪的练习生训练短片里,看到1米92被压腿压到哭。不好意思,在周围都在眼含热泪的气氛里,蔡徐坤没有控制住偷笑了一下。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