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花染绛

听不得(3)

 


都怪木子洋。

卜凡仗着身高优势,在廊坊大厂人称座山雕,是可以肆无忌惮横着走的。直到自己的直系学长兼损队友木子洋一脸坏笑揭露了他的惊天大秘密。

从此他的姓名就像小鬼的脏辫一样每日被人好奇的问候着。

“你真的叫卜凡凡吗?身份证上印着的那种?”

“唉我说,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叫别人宝宝了,emmm…”

“你爸妈是认真的吗?!”

……

偶像人设就这么崩了一地。卜凡冷着一张脸不讲话,抬手就是一巴掌。所以他绝不是毫无理由揍遍全厂的,当然这不包括一直专注业务与营业,从不八卦的蔡徐坤。

他一直规规矩矩,平平淡淡的叫他卜凡。

不愧是我的坤儿。卜凡曾一度非常欣慰又自豪的想。然而Flag是不能乱立的。

 

那时正值听听我说的吧舞台表演,蔡徐坤难得的染回了黑发,完全是一幅性感小野猫的样子,撩天撩地的在卜凡眼前晃。最后他装作一脸无辜的被卜凡揪到了豪华洗手间里。

 

锁上门的那一刻,两人就像磁铁两极的缠绕在一起,滚烫的热度直往下半身流窜。当在亲吻的间隙里,卜凡清晰的听到蔡徐坤带着调笑的意味、上扬的语调,从那双柔软的唇间吐出“卜凡凡”“小凡凡”的时候。他必须诚实的承认,他的兴致降下去了一截。“你……”不开心,十分不开心。

“多可爱啊”蔡徐坤气息不稳的说,然后踮着脚,像给大狗撸毛一样双手揉弄着卜凡的头发。

“坤儿,除了我家人外,已经没人敢这么叫我了。”低沉喑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的暗示。

“嗯。。。那我也能成为你的家人吗?”蔡徐坤像猫一样吐着粉红色的舌尖,舔了下卜凡的鼻梁。卜凡再也受不住撩拨,但还是死守了底线“其他时候随便你怎么叫,办事儿的时候不行。”

 

 

后来,后来大厂里也只有蔡徐坤一个人敢直呼座山雕的姓名了。一般情况下,蔡徐坤叫他凡凡,都是想表达一种无法言喻的快乐的时候。

比如现在,两个人达成了共识,同意将桃花源里的爱情,珍重的带出厂外。

卜凡在微信里叮嘱了蔡徐坤很多要去美国前准备的东西,可以说是啰嗦到烦人的地步了,更别提发了好几遍要“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这种没用的屁话。

偏偏蔡徐坤很受用,用塑料普通话回了个“知道啦~~~”的语音作为结束。

—————————————————————————————— 

不知何时会有假期,有机会的话想去吹吹青岛的海风,不带钱弟弟玩。


评论(3)

热度(48)